你亦冷i

无人似你对我上心

【霆峰】日在校园


AU

https://m.weibo.cn/5905462757/4146603609155544


做不了超链,复制在评论


开学前的最后一肉

【霆峰】我可能不会爱你 七夕特别篇




*

李易峰刚刚做完一台手术,想着今晚不用值班,就赶紧换衣服回家睡觉,结果一出来就被几个小护士给堵住了。


“李主任,今天是七夕,我们订好了包厢,一起去唱歌吧?”


“对啊,这次你可不能再拒绝我们了,正好今晚你也不用值班,就和我们一起去吧……”

“是啊是啊,你老是拒绝我们,今儿是七夕,除非你承认你有女朋友了,不然我们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对啊,主任,你就去吧~”

……


几个年轻的小姑娘一起炮轰,李易峰可招架不住,只好答应下来。见李易峰终于答应,几个小护士心满意足地散了。


李易峰笑着摇头,女朋友是没有,男朋友倒是有一个,不过也不能跟你们说啊!然后他才想起来,今天是七夕,也算是中国的情人节,不过他最近为了做好那台手术都忙得几天没有回家了,哪里会记得什么七夕?


不过,他也没有听陈伟霆说,可能是他最近也很忙吧。说实话他们两个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通过电话了。


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八点多了,回家准备一下又要去唱歌了,还是不要打扰陈伟霆了。这样想着,李易峰即将摁在拨通键上的手指又生生撤了回来。


七夕节的聚会,李易峰早该想到会被虐,可他没有想到整个包间就只有他是孤身一人!

看着一对一对的情侣轮番合唱,李易峰也生出了许多感悟,但再多的体会,他却只能化作手里的酒,一杯一杯吞入腹中。


“喂……威廉……”

“嗯……峰峰? 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我……呃……我想你了……嘟嘟嘟——”






喝醉的感觉是很不好受的,李易峰起来吐了两三次才觉得好了点,吐完他也觉得有点饿了,打开冰箱,只有两个西红柿,连包面条都没有。

胃空得难受,李易峰带上钱包和手机,他惊讶地发现,三个小时前陈伟霆居然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不过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如果他现在再打过去,那真的是扰人清梦了。





李易峰到小区的便利店里买了几包方便面和几个鸡蛋,想着将就一下,刚出来不远就撞到了一对小情侣。


男生蒙着女孩的眼睛一直在说对不起,而女孩也一直在道歉,李易峰笑着说没关系,女孩子小声地对男生说,“都叫你要小心点,还说有惊喜,还要蒙着我的眼睛,都撞到人了……”

听到女孩说有惊喜,李易峰下意识地盯着他们。


“对不起对不起……惊喜马上到……”男孩扶着女孩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李易峰眼尖地注意到,他们的脚下树立着一个个小小烟火围成的心形圆圈。


男孩把女孩拉进圈子里,男孩迅速跳出来,一个一个点燃这些烟火,就像童话里仙女的魔法棒施下魔法一样,在火树银花的包围之中,女孩慢慢地睁开眼,在这些炫彩烟火之外,闪耀着一个人,是一个,属于她的男孩。


而在他们的不远处,李易峰目睹了这幸福的一刻。


不知道为什么,李易峰一直移不开自己的眼睛,而且似乎眼眶里已经有泪水溢了出来。



一直安静地躺在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李易峰拿起一看,是陈伟霆,有那么一秒,李易峰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可能。


北京和上海的距离,可能只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


“……喂,威廉……”


“峰峰,那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


陈伟霆温柔的语气让此时的李易峰感到无比的安心,“你也不是没有睡? 那么晚了你打过来干嘛?”



“你现在在干嘛?”陈伟霆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我啊,我在看一对情侣放烟花,很漂亮……”




“是啊,真的很漂亮……”



李易峰的心跳越来越快,他小心翼翼地问,“你现在在干嘛?”


电话那天似乎笑了一下,“我在看一个人,他正在看一对情侣放烟花”


“你……你真的……”真的来了?李易峰心口一紧,他不敢回头。



“峰峰……”

“……嗯?”

“你转过来看看我”


本来已经下去的泪水又再一次涌上来,即使他知道陈伟霆就在身后,可当他真的转过去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惊喜和感动。


陈伟霆微笑着对电话说,“七夕快乐,我的宝贝”




很多很多年以后,陈伟霆回想起这段往事,内心里仍然是无尽的感慨,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 : “纵使你身后有万千烟火,我的眼里也只看得见你。”


而李易峰在他的日记里则写道 :“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眼里的火花,而在你眼里,我看到了我眼里的泪花。”


一辈子能有多长?

我只需要一回头就能看见你的距离。

【霆峰】我可能不会爱你 第一章

*

夏日的天气炎热异常,太阳已经没有了正午时的猛烈,可在历经阳光暴晒的篮球场的水泥地板还是十分燥热不堪。

李易峰接过班长扔过来的水,仰头灌了几口,水柱随着优美的颈线一直滑到胸部的沟壑,隐没在火红色的队服里,染出一大片晕色。

李易峰撸了一把湿透的留海,转身把水瓶丢给班长,回以一个淡淡的笑容,惹得一群女生一片尖叫。

李易峰正面拦截,盯着对面人手里的球,在他跳起投篮的一瞬间李易峰抓紧机会纵身一跃,截住球之后又立马大力地抛向已经在对方篮板下面等待的队友。

三步上篮,一个漂亮的两分球。

班里的女生一阵欢呼,喊的全部都是李易峰的名字,搞得好像只有一个人在比赛一样。李易峰笑着看向幽怨的队友,又看着现在场上的比分

56  :27

他微微呼出一口气,脸上已经挂出了势在必得的表情。

女生席上又是一阵尖叫。

“哎哎哎,你们听说了吗?好像文一那边今天转来了一个大帅哥,好像也是很会玩篮球的样子呢?”一个女生故作神秘地说道。

“大帅哥啊?!还会玩篮球? 那我们班的冠军会不会有危险?峰哥的篮球校草的地位怎么办?”

“不用怕,管他什么大帅哥,只要有我们峰哥在,我们就不会输……而且这比分都拉得那么大了……”

“他来不来比赛现在都还没影呢,而且峰哥那么强,你们还怕输?”

“是不是那个啊?快看文一班那边,真的来了耶!好帅啊!”

两个班的女生群里都不约而同地骚动起来,对面的一名球员被换下去了,换上来一位看起来就很能装逼的人。李易峰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心里开始变得严肃。

对面一换人,总体上就开始变强了,本来就有实力打进总决赛,那人一上场优势立马显现出来,即使是李易峰和他们硬碰硬,也讨不到半点好处。

在全身心投入的情况下,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很快到了中场休息,李易峰一边分析着布局一边观察对面的情况。

自从那人一来,就起到了带动全场的作用,对面这时也是全数听他指挥。李易峰眯着眼观察他,看见他突然看向自己,然后跟旁边的大个子嘀咕了几句,然后拍拍大个子的肩膀,再看向李易峰,面带微笑的。

李易峰心里不由地开始慌了,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果然,在李易峰拿到球正想上篮的时候,那个大个子冲了过来站在他前面,李易峰刹车不稳整个人都撞了上去,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两个都被罚红牌下场了。

李易峰这才明白过来,恶狠狠地盯着那人,但那人望着自己的眼里仍旧只有担忧,李易峰小声骂了一句假惺惺,憋着一口气在一边喝水。

没有了李易峰的球队少了优势,打起来非常吃力,即使有人替补,而且面对那人猛烈的攻势和惊人的指挥能力,也只能算是亡羊补牢。

李易峰看着两队的比分正在逐渐缩小,之前靠李易峰打配合攒下来的优势已经没有了,而且对面正有赶超的趋势,但是李易峰只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他看了一眼手机,离比赛结束还有5分钟,已经是七十八比七十六了,随着一个完美的假动作,那人轻松越过防线投球得分。

哔——

平局了。

李易峰看的眼睛都红了,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上去揍扁那人,可他只能忍着脾气期待能够发生奇迹。

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开始烦躁起来,远处的有一大片乌云正往这边飘过来,大有即将大雨滂沱的样子。

李易峰看着球从他的队友手里传到对方手里,然后又被重新抢回来,连心跳也跟着球的节奏起起伏伏。在场的每个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着着最后一分钟谁能够坚持到最后。

李易峰看到了他的队友拿到了球准备跳跃投篮,脸上还没有露出欣喜,接着他就看到了球活生生被人截走,扔到了那个男人的手里。

男人会心一笑,转身弯腰然后纵身一跃,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喊一声——“不要!”

接着再是一声惊雷,陈伟霆手一抖,篮球从他的手中脱出,直直撞向篮板反弹到地板上。

哔——

哨声响起,比赛结束,裁判看了两班的比分,正要宣布进行一场加时赛,暴雨应声而下,给燥热的土地降温不少。

加时赛不得不延期举行,观众们都纷纷四散着躲雨,只有几个队员和学生会还留在篮球场清理。

“哎哎哎那个谁……”

陈伟霆感觉有人在叫他,转过头去看见是李易峰,刚想和他说几句话,就看到李易峰伸出一只手比了一个“你很棒”的手势,陈伟霆傻笑着想要回应,但是李易峰的手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垃圾”


李易峰不屑地说,向着陈伟霆挑了挑眉,眼里都是笑意。


今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李易峰心想。





【霆峰衍生】不夜歌


我……有毒



*

夏天时候的下午最是太阳最炙人,宁致远一手端着凉茶,一手执着蒲扇,惬意地盯着桌子上火红的喜帖。


是去还是不去呢?

正犯着嘀咕,一股困意袭来,宁致远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都不知道,反正醒来时已经接近黄昏。


用手擦了擦嘴角,宁致远决定还是去一趟,张口喊道:“阿三阿四,帮我把帖子送去城北竹林的……”

喊到一半,宁致远突然止住,毕竟人家帮了他那么多忙,如今自己大婚,为了表示大家族的脸面,也该亲自去送一趟。

“少爷,这是要送给谁啊?”阿三看他若有所思,便插嘴道。


宁致远摆摆手,“不用你们了,这人我得亲自去一趟,你们别跟着了,我去一会就回来……”


魔王岭桃花镇的城北有一大片竹林,平时很少有人会来,宁致远也是上次腿摔伤了被那人背回来,这深山老林草药丰富,每次宁致远受伤怕被宁昊天骂,总要在这竹屋里养养伤避避风头再回去。

久而久之,也就记住了这条不好走的路。


约莫半个时辰,宁致远终于瞧见了这间简陋的竹屋,礼貌性地敲了几下门,见里面没有反应,宁致远轻车熟路地推开。


果然人还没有回来。


又等了半个时辰,还不见来人,宁致远有些急了,想撂下喜帖走罢,又怕礼数不周。只得坐下来,四下巡视这间屋子。


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一床一桌一柜,椅子倒是有两个,也是因为宁致远经常到访的原因,这间房屋的主人就现做了一个。

柜子里有几件粗布衣服,但是穿在他身上总有一种仙气凛然的感觉。他总是背着两把剑,一把蓝的一把红的。

宁致远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执意要让自己握住那把红的,但是最后好像是没有成功还是什么的,宁致远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看见他露出失望的表情。


好像自己和他曾经有过什么爱恨情仇似的。



但即使是如此,之后不管宁致远遇到什么困难和危险,他总是能第一个到达帮他解围。宁致远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能遇到那么好的兄……朋友。


那人好像挺抗拒和他结拜兄弟的……

“陵越……”

宁致远呆呆地呢喃出声,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喜帖,指尖染上一层浅浅的红。


竹门咿呀一声,陵越提着篮子进来,看到宁致远还微微惊讶一下,不过眼尖的他马上就注意到了桌子上的喜帖。


陵越问道,“要成亲了?”


宁致远看到陵越突然进来,脑子还懵着,他习惯性地点了点头,又马上摇头,等回过神来,又赶紧点头。


“怎么那么快?”

陵越皱着眉,尽量控制手里的力道,轻柔地把篮子放下,这是刚才他去帮忙除邪祟人家送的鸡蛋。


“还不是老头子,说什么要稳固宁家的地位,一定要我娶那个臭丫头……”宁致远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眼里的笑意是藏不住的。

“乐姑娘也是一个好女孩,你不要……”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陵越及时闭口,低头去弄篮子里的鸡蛋。

宁致远见他不说,也不好意思追问,如果陵越不想说,他无论如何也是问不出来的。见他篮子里的鸡蛋,宁致远也是方然回神,连忙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纸包袋状物,装作不经意的递到陵越面前。


“就知道你肯定没有吃晚饭,这是我路过荣喜堂时给你买的桂花糕,喏”

包装被撕开,里面的桂花糕色泽诱人,一个个晶莹剔透。即使陵越练过辟谷,现在也是饿得不行了。

两人坐在桌子旁吃桂花糕,陵越的屋子里没有茶,宁致远悻悻吃了几口就不吃了,“哎,这个月十五,你来不来?”

陵越刚吞下去,声音还带着点嘶哑,“嗯,去的……”

在宁致远听来,格外的好听,又格外的糟心。


他怎么那么快就答应了?不应该啊……


在宁致远心里,总觉得陵越待他是极好的,一个人不可能对一个无亲无故的人好,一定是有目的的,是喜欢他吗?可是看陵越的神情和他平时的表现,又不像。如果真的是喜欢他,早该表白了。


思来想去,宁致远心里就是不高兴。


既想他来,又不想他来。


可是喜帖都送到了,宁致远也只得丢下一句,“那说好了,那天我们不见不散”便匆匆离开了竹屋,只剩陵越目光深邃地追着他的背影。


好像在思考什么。

【霆峰衍生】南柯一梦

*

“这么说,你真的是我的转世 ? ”

陈深缓缓吐出嘴里的烟,玩味地看着吴邪,笑道,“除了有点笨,还真是一样呢!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吧……”

“陈先生这是什么话,我齐铁嘴愿以身家性命为担保,我说的话句句属实啊!只不过……”

齐铁嘴面露难色,“只不过为什么是狗五爷的孙子……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总的来说,陈先生也是与我们九门有缘啊!”

是挺有缘的,都有缘到人家床上去了!吴邪在心里默默吐槽,看向陈深的眼里不禁泛起些许不屑。可他能不能回去,关键还是得靠陈深,天知道他是怎么穿越过来的!

吴邪穿越过来,已有一个月余,看见张启山,他是懵逼的,看见少年时期的爷爷,他是拒绝的,看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陈深,他直接被雷到怀疑人生。

但是,再乱的事情,找到问题的根源,也就好解决多了。靠着通天晓地的齐八爷,吴邪突然穿越的事情也被理得清楚了许多,林林总总不过一句话,吴邪穿越是有条件的,只要再次触发这个条件,吴邪应该就能穿回去了。

而作为目前唯一一个与吴邪有着直接关联的人——陈深,俨然成了整件事情的关键。

由于整件事情太过于超前,为了不造成混乱,张启山等人封锁了一切消息,目前也就只有张启山陈深,齐铁嘴和张副官,还有吴邪等人知晓,连狗五爷那边也不得告知。

而穿越过来的吴邪,自然而然住到了张启山的府邸。刚开始,吴邪以为张启山和陈深是关系很好的兄弟,是过命的交情,找到有一夜,失眠的吴邪独自漫步在张府的后花园,听到荫蔽草丛处传出来男女苟合的声音,吴邪好奇地凑过去,惊得他冷汗直冒。

靠,居然是张启山和陈深!

https://m.weibo.cn/5905462757/4138123011564667——以上链接复制在评论

仿佛这一夜只是南柯一梦罢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到电视上的广告了!我死了……又一次❌❌

【霆峰】欲弄性潮




*




李易峰对于自己能够进入陈氏感到非常意外,倒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行,而是陈氏的择员要求太高了。

就比如和他一起去应聘的同届毕业生,也是学校优秀的学生代表们,都无一例外被刷了下来,这倒是让平时成绩中等的李易峰一下子成了全校的焦点。

几番打听后,李易峰才知道,自己是这届同校的毕业生里唯一一个被陈氏录取的人。

虽然说很意外,不过李易峰也没有太过于骄傲自满,到了去公司上班的时候他也提前去到人事部报到,现在他只是实习生,还是在试用期,他要尽量做到最好。

在新员工的就职典礼上,李易峰在场地里到处跑,哪里需要帮忙,哪里就有他的身影。这倒是让很多前辈们记住了这个英俊的实习生。

等李易峰从隔间里换好衣服出来,台上已经有人讲话了,声音低沉有好听。李易峰有些近视,看不清楚那人的模样。

“这谁啊?”

“这你都不知道? 这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啊!”

“不会吧?那么年轻?!”

“天啊,亏你还是报的陈氏,董事长可是我们业界的传奇啊!我们陈氏能有今天全靠他……”

李易峰听着同事们的八卦,从中得知那人就是董事长,灯光太过耀眼,打在他身上,使得他有一种天之骄子的感觉。

李易峰笑笑,现在的小女生怎么都喜欢这种霸道总裁类型的?

幸好自己不喜欢女生。

那自己呢?李易峰自认不会和大老板有什么交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而大老板是那样的高高在上,甚至连他的模样都没有看清,李易峰就已经对大老板充满了深深的敬佩和仰慕。

“易峰!过来帮忙一下,这里人数不够……”听到声音,李易峰赶紧过去接好红酒托盘。

“记得,给那边的林总和何总送过去……”公司的前辈指了指门口簇拥着的人群,拍了拍他的肩膀,“麻烦你了……”

李易峰眯着眼睛,只看到一堆人头,今天是怎么了?老是看不清楚,他摇摇头,端着酒盘就往门口走去。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你没有事吧?”

一阵甜美的女声在李易峰的上方响起,抬起头看到一张因焦急和自责而扭曲的美丽的脸庞。李易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他撑起手想站起来,手心处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感。

“嘶……”李易峰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狼狈极了,手掌受伤了不说,全身还湿透了。红酒撒在白色的衬衫上晕染出一道道痕迹,又黏又腻,李易峰感觉难受到了极点。

这时刚才叫李易峰帮忙的前辈才感觉跑过来扶起李易峰,一面跟旁人说抱歉。

“快点带他去后面的更衣室换一身衣服……”又是一个低沉的男声从人群中响起,李易峰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但他还来不及细想,就被前面拉到后台的更衣室去了。



“这是给你的衣服,真抱歉……”前辈还在和他道歉,李易峰微笑着,“哪里用您抱歉,明明是我不小心……”

“你就当好人吧!衣服放这你先换着,待会我再过来找你”

“嗯,您先去忙吧”

随着门被带上的声音,整个更衣室就只剩下李易峰一个人。经过刚才的事件,李易峰的双眼越发模糊,真应该戴上隐形眼镜。

因为嫌麻烦,而且现下更衣室里又没有人,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大老爷们,李易峰也懒得去隔间换了,就地解开衬衫的纽扣。

李易峰不经常露肉,也不喜欢晒太阳,所以皮肤很白,衬衫的纽扣很繁琐,李易峰解开花了一些时间,等他脱下来的时候,就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

许是前辈嫌他换衣服的速度太慢,因为他发现前辈给他的衣服是服务生的工作服。可能是还需要自己帮忙,所以等不及进来看看。

李易峰没有多想,也没有回头,他加快速度穿好衣服,却找不到衣服的拉链,摸摸后面,果然还有一个大口子。

“前辈……麻烦你过来帮我拉一下拉链……我够不到……”

李易峰叫了好多声,都不见后面有动静。

“……前辈?”刚想要转头,后背裸露着的地方就接触到了一只炙热的手掌,惊出李易峰一身鸡皮疙瘩。

李易峰有些奇怪,为什么前辈不说话?他还想要转过去,后面的拉链就被人拉上了,还余几根手指停在上面,手指的热度隔着一层丝质布料都能够清晰地传感到微凉的皮肤,李易峰感觉心跳有些加速。

什么嘛?这是在逗他玩?李易峰也不计较了,低头整理自己的衣服,转身回头发现前辈已经不在了。

“什么啊?”真的是在逗他?李易峰也没有时间想,赶紧投入到工作中,争取把自己的形象给补救回来。

事实证明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刚刚工作了几天,李易峰就备受公司赞扬,连部门经理也对他刮目相看,转正势在必行。

不过李易峰依旧不敢松懈,仍然每天工作加班。

这天正逢雷雨,大家伙下班了都急着回家,有一个前辈正着急回家照看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而他还要去档案室整理明天开会所需要的资料。

李易峰义不容辞地接了下来,并表示自己不着急回家,对方跟他道谢就感觉回家了。李易峰赶完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公司也差不多都走完了。

李易峰坐在椅子上伸了伸懒腰,不紧不慢地泡了一杯咖啡,喝完之后才去拿档案室的钥匙。

明天就是实习生转正的日子了,他可不想留下什么坏名声,可是好人做久了也会累,而李易峰还需要再装的久一些。

他翻了翻这些资料,按要求找到所需要的,外面的雷声越来越大,雨滴打在窗户的玻璃上格外的触目惊心。

李易峰暂时还回不了家,索性就在档案室找些有用的资料。


“总经理、总经理秘书、董事长秘书……啧”李易峰一本一本地翻看,终于在夹缝中找到了他想要的。

“陈伟霆,29岁……毕业于C市S大……等等,不就是跟我同一所学校吗?”李易峰赶紧戴起眼睛仔细查看陈伟霆的照片,就凭他的外表李易峰不可能会忘记的,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我比你大四届,你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毕业了,资料上没有写……”

李易峰听到声音就知道陈伟霆来了,他回头一看,果然看到陈伟霆手拿着门栓,咔嚓一下锁上了。

李易峰定定地看着眼前微笑着的男人,心里面已经有了预感。

“呵……既然已经决定了要走后门,就不会介意是用什么方式吧,学弟?”陈伟霆看着他,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陈伟霆一步一步靠近,李易峰一步一步退后,后背冷不丁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李易峰知道自己退无可退,深呼出一口气,抬头对着近在咫尺的俊脸,也露出一抹笑容。

“不知道学长能帮我走到哪里呢?”李易峰盯着陈伟霆深沉的眼睛说。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陈伟霆一手挑起李易峰的下巴,一手顺着腰绕到他屁股后面。

“你要让我看到物有所值”






——————

按照这进展,下章就该那啥了,不过有没有下章,谁知道呢╮(╯▽╰)╭


【三个泪眼】

一觉醒来感觉错过了全世界,书里到底写了什么啊?(ಥ_ಥ)

还有那句 “love at the first sigth” 不是一见钟情的意思吗?(ಥ_ಥ)

算了,比起李老师的文笔,我还是先去琢磨浙江卷怎么写吧(ಥ_ಥ)

【霆峰衍生】步步惊情 第五章



*


过了半个多月,雪化了,天气回暖,预示着春天的真正到来。但是自从二月二踏青那日吴邪跟了张弘一起出去玩之后,就再也没有出门过。不仅是因为什么都不能做,而且还满是规矩,还要和个个皇子公主和王爷们打交道,实在不是吴邪擅长的。

不过说道皇子,吴邪经过那么久的观察,倒是确定了自己和张弘是太子一派的,其余的皇子们都有自己的党派,不过对于太子他们来说,威胁最大的,还是三皇子他们。

在这皇宫里,有的人母凭子贵,有的人则是子凭母贵。而三皇子恰恰是两者皆备。三皇子的母亲是宫里的贵妃,家里又是世代的皇亲国戚,她的父亲是现朝廷上的元老丞相,哥哥又是镇守边塞的大将军,于情于礼她的儿子也应该是备受皇上的青睐。果然,三皇子也没有让蕴贵妃失望,那么多年来步步紧跟太子,每次都能得到皇上的夸奖,多少的大臣都极力看好他。

可背地里都做了些什么,可想而知。

吴邪也是看不起样子的小人,爷爷和爸爸说过,不要与小人同流合污,三叔更是一个活例子,所以吴邪都是尽量和他们保持一点距离的,幸好张弘也不是很喜欢和他们来往。

不过,他倒是经常拉着吴邪去拜访太子,他们虽说是和太子一个党派,但是吴邪总觉得这个太子捉摸不透,有时候很热情,有时候又阴骛得渗人。吴邪从心里排斥他,可又不得不面对他。

而且,自己的心里面也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要接近太子,取得他的信任。吴邪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总觉得无论自己将要做什么,都会有人在冥冥之中有所暗示。就好像,有人在操控着这一切。

吴邪并不相信有所谓的神灵在保佑他,他始终记得爷爷临走时对他说的话,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并且按照他说的做。吴邪做到了,而且直到现在都相安无事。就是因为这种似有若无的神秘力量,让吴邪觉得自己的心智已经超过了他的年龄段应该有的处事反应。他甚至可以独立地进行思考并且作出选择。

即使有些奇怪,但是吴邪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情。

春天的事情总是有很多,吴邪也有许久没有见到张启山了。毕竟他是这皇宫里除了张弘和瑾妃娘娘之外吴邪唯一感觉亲切的人了。不过倒是经常听起宫女们谈论他又新纳了几个妃子,吴邪也没有在意,毕竟除了这些,也没有什么了。

不过等春天过去了,吴邪最最讨厌的夏天就要来了。天气如此闷热,就算是皇宫也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不过话说这随安城到底比江南热了不少,吴邪受不住,便经常以各种理由逃课出来找地方解暑。

皇家私塾里面不允许带侍女,各位皇子们个个都在认真学习,各种明争暗斗司空见惯。不过,就连张弘也不愿意理吴邪,吴邪也懒得去烦他了,随便找个理由就又跑出来了。

吴邪在御花园旁边转悠了好一阵子,才在涟清池的一处隐蔽的地方找到了他的最佳解暑圣地。吴邪小心翼翼地拨开与他等高的荷丛,便看见了一只小船在水波里轻轻摇曳。这是他和张弘前两天找到的地儿,荷叶茂茂,莲花清香,有时候吹过来一阵清风,便格外地舒爽宜人。

本来两人还计划着等天气再热些的时候就来这里乘凉,不过现在张弘都不理他,吴邪也懒得理了。踱步登上小船,微微摇晃了几下,吴邪慢慢稳定下来,缓缓地躺下去。待安定好了,吴邪心满意足地从兜里面拿出准备好的小人书,美滋滋地开始看了起来。

或许是午睡的时候没有睡好,又或许是这里太过静谧,太过舒服。阵阵荷花的香气缓缓飘来,吴邪打了个哈欠,书也没有看多少,恍惚中吴邪折过一片荷叶盖在头上,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感觉到小船剧烈摇晃了几下,似乎有人上来了,因为他能够明显感觉到旁边有人和他挨在一起。小船说小不小,说大也不打,刚刚好能够容纳两个人,半梦半醒间吴邪也懒得去想来者是谁,反正知道这里的人只有他和张弘,吴邪也没有多想,迷迷糊糊地又睡了过去。

大概到了日暮时分,吴邪感觉到阳光有些刺眼,而自己也睡足够了,伸了伸懒腰便想起来,却打到了一个人。吴邪似乎记起了好像有人来过,许是张弘……

“嘿张弘,起来了,回去晚了瑾妃娘娘该担心了……”吴邪边说着边站了起来,小船一下子摇摆得有些厉害,引得还在休息的人一声不满的闷哼。

“给我坐下……”

此话一出,吴邪也算是真的醒过来了。准确地说是被吓清醒的,因为来人并非张弘,而是太子!

吴邪吓得不敢乱动,而小船还在摇晃不停,而太子殿下却好像已经不耐烦了,伸手拉住吴邪手就把他又重新扯了下来。

果然,经过一阵摆动之后,水面上又恢复了平静。因为,吴邪现在正在和太子殿下面对面地躺在一起! 而且,也是因为刚才船只剧烈摇晃的时候溅上来些许水花,刚好溅到了两人的脸上。

吴邪被浇了个淋头,而他太子,却盖着吴邪脸上本应该盖着的荷叶! 吴邪会以为掉了,原来是被这太子捡了去。不过,看着太子脸上盖着一片荷叶,吴邪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不过吴邪还没有笑够,荷叶就突然落了下来,露出太子一张阴晴不定的脸。“都说了叫你安静些……”吴邪只感觉到一股燥热的鼻息打在自己脸上,不过在吴邪心里却感到一股透心凉的无奈。

吴邪闭着眼等待着一场责骂,不过却意外地等来一阵似有若无的笑声,吴邪睁眼一看,正好看见太子殿下极力憋着笑的样子。吴邪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太子吗?

然而还没有吐槽多久,吴邪就意识到了两个人的尴尬姿势,连忙坐起来,也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但他总觉得是自己吃亏了,搞的他的脸一直红红的。

“好了……把你脸上的东西给清理一下吧……”吴邪闻言摸了摸自己的小脸,好像有东西,拿下来一看,是青萍! 难怪那个太子会笑。一阵深深的无奈感涌了上来,吴邪清理好自己的脸,撩了撩自己湿漉漉的刘海,转过去朝着正在撑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太子,“谢谢太子的提醒,我天色已晚,吴邪该回去了……”

“等等……”本来还在眯眼的太子突然凑过来,温热的鼻息又一次打在吴邪脸上,太近了!吴邪内心里拒绝那种奇怪的感觉。

“是谁允许你过这里来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吴邪还是感觉到了一定的威慑力。

“我……这个地方明明是我发现的……”吴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鬼使神差地顶嘴。

“哼……你发现的?你知不知道,这艘船就是我放在这里的?”吴邪一下子惊醒过来,当初他们发现这里的时候也没有深究这里为什么会有船,就觉得这里是避暑的好地方。

那么说,这真的是太子的?那他不是触犯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吴邪不敢看他的眼神,不过见他那么久都没有声音,吴邪以为自己死定了,又开始小声地吐槽起来,“这里又不是那么好……至于吗……还没有我家后面那片池子大呢……”

“哦? 那你说说看你家后面那片池子漂亮在哪里,我就不追究你冒犯我的罪,要是你说不出来……”张文健突然玩心大起,“我就把你浸在这涟清池里……”

吴邪的脸色随着太子的话变了又变,本来还以为他可以放过自己,没想到他堂堂一个太子居然那么狠毒。如果吴邪真的说出来了,就是打了他的脸,才是真的触怒太子。

若不说,则又是死路一条,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难怪每个人都说宫中险恶,一不小心就会没命,看来一点都不假。

吴邪就一个“我”字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只憋出一句,“……我不知道”

然后重新闭上眼睛等待太子发落,结果还是和上一次一样,没有任何声音,周围静的出奇。吴邪小心翼翼地睁开眼,这次的太子没有笑,甚至都没有任何表情,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吴邪的眼睛也不敢乱放,他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对面的人说,“……你回去吧”

吴邪惊讶地抬头看他,却发现太子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松动,他很想问他为什么放过自己,又怕自己又多嘴惹祸上身,立马噤住了声说了一句谢谢太子,就赶紧跳上岸出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张文健才叹出一口气,他不知父亲留下这么一个人想要干什么,经过刚才的试探,他发现吴邪虽然没有什么城府,但也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

看来,是要有一场硬战要打了。他顿了顿,起身整理衣物,也跟着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