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亦冷i

无人似你对我上心

喜欢你



遥望着对面楼104宿舍紧闭的门,顾耀东心想,如果这时李俊杰能够突然开门出来该多好啊。

“呦呵,我们的顾大帅哥在偷瞄哪个美女呢?这一天天的在这盯着……”同宿舍的舍友啃着苹果一脸欠揍地问。

“再欠信不信我揍你?”

顾耀东白了他一眼,舍友摇头,“唉,这世间居然还有顾帅哥追不到的妞……哎,那边是三栋,我说你不会是喜欢高三的哪一个学姐吧?看不出来啊……”

顾耀东烦不过给了他两拳,刚准备继续他的“偷窥”,就看到李俊杰光着上身走进了104的大门。

卧槽他居然关门了!!

卧槽我居然错过了!!

……

卧槽他居然裸着上半身? !!







*

顾耀东,xx二中高一学生,为人沉稳老实闷骚……咳,凭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帅脸在高一年级里迅速圈粉无数,甚至还引来高年级学姐的热情追捧,被称为现毕业班校草的接班人,联系方式方法如下……

“哎我说东哥,这是熟人作案吧?扒得那么详细,居然连xx论坛的账号都不放过,还知道你闷骚,不是自己自黑吧?”

“滚滚滚……”顾耀东看着点击率迅猛增高的帖子,仅亚于李俊杰当年被扒的帖子,而且还有要赶超的趋势,心里万般不是滋味。

“东哥,被扒是二中校草的必经之路,是二中历来的传统,你习惯就好”B舍友啃着冰棍对他说。

“是啊是啊,这是好事,我们想被扒还没人扒呢!东哥你就偷着乐吧!记得有好看的妹子帮我们留意着……”吃瓜群众C舍友上线。

“行行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顾耀东烦躁地把手机丢过去,“麻利的,加完QQ还给我,我去楼下买瓶水”

“谢谢东哥!”舍友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学校的小卖部紧挨着三栋四栋宿舍楼,那都是为了方便高三学子,特别是现在这种时期,离高考只有十天了,高三学子们一个比一个努力,有时候连饭都不吃,整天往小卖部里钻。小卖部也是拼了,中午不关门,晚上营业到一两点……

前面夹在三四栋中间的小房子就是小卖部了,太阳太猛,顾耀东选择绕远一点,三栋女生宿舍前面有几颗大榕树,过那里比较阴凉。

怎么办?还有三天就要放假了,放假回来就再也见不到他了……顾耀东忧郁且烦躁地思考着,当他听到上方女生的尖叫以及前面那句“小心”时,他已经被人推到地上而且全身湿透了。

MMP还没有骂出来,顾耀东就看到了和他一样湿透但是却站在他前面的李俊杰。

哦,是李俊杰……

卧槽!!是李俊杰 ? !

顾耀东还没有从悲伤的情绪中出来,又莫名其妙被人推翻在地,而且全身都湿透了,还有他心心念念李俊杰就站在他前面……

乱了乱了。

“同学,你没事吧?刚才没想太多力气大了点……同学?”李俊杰把顾耀东拉起来的时候,发现顾耀东一直都是用一种呆滞的眼神看着他的……有点惊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的错……”妹子一路小跑下来,捡起掉在他们不远处的水盆,然后看着他们……

“哇!!是男神!!还有顾耀东!!”

一时间两个宿舍的人全都跑出来看热闹,连小卖部门口的人都忍不住驻足观望。

顾耀东从妹子的尖叫声中惊醒,发现他和李俊杰两个男的拉着手的样子真的是很……不可描述,特别是两个都穿着白T,被水淋湿透……

喔,他里面肤色真好看!!

哇,他的腹肌好明显!!

沃,他的胸肌好大好挺!!

本来就有点渴的顾耀东感觉更甚,而李俊杰倒是不在意,还是一脸担忧地问他,“同学你没事吧?要不要回我宿舍换件衣服?”

顾耀东又看了一眼李俊杰的身体,回你……宿舍play ? !

不行不行……顾耀东一手捂着鼻子,一手连忙拒绝,“不用不用,谢谢学长关心,学长再见……”

看着顾耀东连走带跑逃离时的背影,李俊杰忍不住笑出了声音,丝毫不在意旁边妹子的含泪n连拍。

顾耀东刚进门就迎面砸来一部手机,惊吓之余顾耀东还是把它抓住了,看清楚是他自己的手机,顾耀东刚才就忍着的脾气立刻就要喷涌而出,却被吃瓜舍友半路拦截,“东哥,刚才三栋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啊?怎么那么大动静?”

什么事情?

他和李俊杰握手了,两个还湿透了,四舍五入就是……

你特么不能再入了!!

刚才的脾气瞬间就没有了,顾耀东坐在自己床上,陷入了纠结与沉思。

舍友A和舍友C还想再问,舍友B指着顾耀东身上湿透的衣服,示意他们安静。

……

傍晚,顾耀东和舍友C吃完饭回宿舍,就看见舍友A捧着手机在那里笑个不停,“就他这样还有勇气和校花表白呢?梁静茹都不想给他好吧,还不打码……哎东哥你们回来了,快过来看看,笑死我了……”

顾耀东看着手机上的聊天记录一脸迷茫,舍友B见他不懂,便解释道,“这是我们二中的高三表白墙,一般情况下都不出山,只有在这种临近高考的时期,才出来给那些暗恋又不敢表白的人在最后时期一个表白的机会,你所表白的内容会被截图公布在表白墙的空间里,如果想不被发现还可以叫他往你的头像打码,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打。”

“哦!”舍友C茅塞顿开,“那这样我就可以和校花表白了!”

“去你的,校花连校草都不要,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舍友A嘲讽道。

“可是我听说是李俊杰甩的她啊!”

“怎么可能? 雪莹那么漂亮……”

“嘘!你们安静点……”舍友B又一次指着顾耀东,顾耀东再次陷入纠结与沉思。

……

你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顾耀东: 那个,我想表白。

表白墙: 嗯,好的👌

顾耀东: 我想表白xxx班的李俊杰

顾耀东: 我真的很喜欢你!另外,祝你高考加油,取得自己理想的成绩。

顾耀东: 打码,谢谢。

表白墙: 确定是李俊杰吗? 你不是男的吗? 你是顾耀东吧?

我勒个大操,忘记切小号了!!

撤回拉黑删除,素质三连get!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忘了这茬了,我的QQ还在学校贴吧那里挂着呢……顾耀东懊恼地揉了揉头发,应该没有被截到吧?

才过不久,好友申请那里就来了新消息。最近来加他的妹子实在太多,但是为了舍友对得起舍友,唉。而且这人看头像应该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同意。

我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 你喜欢我?

顾耀东: ?? 我不认识你啊

- 我是李俊杰

撤回拉黑删除,习惯三连

好像有什么不对啊,我好像把暗恋对象删了!!等一下,也许不是他呢。

为了安心,顾耀东特地到了贴吧去找打击,18753……顾耀东登上小号,查询好友,好吧,确实是他的QQ,……难道再加回来?

看着QQ号下面李俊杰的电话号码,顾耀东犹豫了,有时候暗恋一个人就是这样,明明知道他的联系方式,知道他喜欢什么爱做什么,却也还是不敢去接近。

算了,顾耀东你这样活该暗恋!!在心里面默默地大骂自己千百次,回到现实,还是得怂。

你不是男的吗?

是啊,男的喜欢男的,就是很辛苦,就是该暗恋。谁让他是个男的呢?

但是喜欢就是喜欢,没办法。

突如其来的震动把正在激励自己的顾耀东吓了一跳,也没有看号码就已经接听了。

“喂? 你是……”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删了,不过我有句话一定要告诉你,你可以做我男朋友。”

喵喵喵 ? !

是李俊杰吧 ? !

卧槽是李俊杰给我打电话哎!!

他说什么?!

要我做他男朋友 ? !

我是李俊杰的男朋友哎! !

“不说话当你默认了,到操场来,约会。”

顾耀东迟迟不敢动,脑子里一片混乱,我有男朋友了我男朋友是李俊杰校草哎好帅的身材又好……



待续.


——————————

这篇几天前就写得一半了,一直没有时间把它写完,篇幅不会太长请大家放心吃糖,几时会完结会不会完结,我只能说尽量(・ิϖ・ิ)っ





















fetish 01

*

没喝几杯就吐得天昏地暗,这大概是薛可勇最尴尬的一次了。

幸好刚才忍着没有在包厢里吐……薛可勇洗了把脸,整理凌乱的头发和微皱的衣领,他看着镜子里略微狼狈的自己,看来今晚来参加这个迎新会果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电话适当地响起,女友说要他今晚去画室接她,薛可勇摇了摇尚未完全清醒的脑袋,正想出去的时候,好友阿健刚好走进来,“阿勇,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快点出去,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不了,正好,你待会出去的时候帮我和学长他们说一声我有事先回去了。”

“哎,你别介……”阿健立刻拦住正欲离开的薛可勇,“今天是学长们请客,你这样突然走了不是不给他们面子吗?而且你看大家对你多热情,你可是我们金融系的新晋男神啊……”

薛可勇本来就不喜欢热闹,参加学校的广播站也是被阿健硬拉着来的,他推开阿健,“荣荣还在画室,那么晚了,我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回画室……再说了,我是真的喝不下了,帮我好好跟学长们道个歉,我先走了”

“那好吧,不过你就打算这样出去?”阿健上下打量着薛可勇,薛可勇顺着他的目光看,果然看到自己的裆部那里满是自己的呕吐物。

“……这”

“喏,拿着吧”只见阿健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背后拿出一件运动短裤,“这你可得好好谢谢许诺学长”

“嗯?”虽然现在已经是春天了,不过天气晚上的气温还是有点凉,薛可勇接过短裤,“许诺学长是哪个?”

“就叫你多观察多注意,许诺学长可是我们学校的名人,也是我们广播站的大人物,以后咱俩还得靠他多多关照呢!”

薛可勇拿着短裤刚准备进隔间,阿健又返了回来,“差点忘了还有这个……醒酒茶,也是学长给的,说是给你解救用的,而且荣荣看到你一身酒气,又该多想了”

薛可勇点了点头,接过那瓶小小的醒酒茶就开盖一饮而尽。












此处应有链接,不过我放不上来╭(╯ε╰)╮



**癖

_

炎炎夏日,阳光刺眼,但是校园的篮球场上永远都有人顶着大太阳打球。

许诺经过的时候刚好有一颗球滚到他面前。

“学长,麻烦把球传过来一下!”

许诺推了推眼镜,眯着眼看着球场上站着的人,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篮球,刚想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那边就跑过来一个人。

“不用了,不用麻烦学长了……”那人笑嘻嘻的说道,“对了,学长你能不能叫阿勇下来打球啊?都好久都没有见他打球过了,学习再怎么累也要运动……”

“他没空” 说罢,许诺捡起刚才放在地上的塑料袋就往宿舍楼的方向走。


另一个人跑了过来,“怎么样阿健,学长怎么说?”


被称作阿健的人挠了挠头,“学长说阿勇没空……”

“唉,最近他老是没空……别愣着了,快点过来继续!”

阿健盯着许诺离开的背影,看着那个黑色的大塑料袋若有所思。



许诺打开宿舍门,刚好碰上刚刚冲凉出来的薛可勇,只见薛可勇神情严肃地看着许诺手里拿着的塑料袋,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许诺看着他紧张的样子不禁莞尔,自顾自地走到书桌前,摘掉眼镜,颤抖着打开袋子。


不出意料地看到了薛可勇额头上暴起的青筋,许诺微笑着引诱,“我买了许多新款式,来试一试吧?”









未完待续……










我……




无话可说,唯有化作烟花飞天

不可说


就像各位太太说的那样,他们那么好,我怎么可能舍得放弃。

因为敬重,so不会再写带蒸煮姓名和au了,一直都有更新计划的威尼斯和写了几章but没发出来的我可能不会爱你也就此夭折……

尽管如此,未来还是要继续,因为深爱,所以我会一直走下去。


最后我想说,专注衍生(谢谢那么久都没有产出还依然对我不离不弃的小仙女们,相信我不会让你们久等的,爱你们,笔芯~)

偏执的浪漫


在那些不被人知的日子里,我只喜欢你


*



昨天夜里气温骤降,纵然再冷,李易峰作为学生会的一员,也必须要穿着单薄的学生会的棒球服外套,站在跑道旁边做好疏散人员的准备工作。


今年的运动会比较往年开得慢一些,十二月在南方也是一个折磨人的时候,前天阳光明媚,今天就晴转多云了。


李易峰举着警戒线,平静地注视着前方,马上就要进行高一男子200米预赛,跑道已经清空完毕,李易峰隐约听到不远处的哨声,紧接着就是枪声。

开始了。


徐徐冷风吹过来,吹乱了李易峰额前的刘海,阳光撒下来,有些刺眼。

加油呐喊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些人全程跟跑,四五道的两个男生刷的一下过去,在李易峰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有人过去了。

在心里面喊了一句加油,李易峰刚想放下警戒线,一个红色的身影擦着他的鼻子就过去了。那人跑出去一些距离才回过头来看李易峰。


只是平淡的一眼,然后转过去继续跑。李易峰呆愣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那一抹红色逐渐远去。

微风还在继续,阳光却撒满了心头。


上午的赛程很多,李易峰一直忙到十二点多,等做好后勤才可以去吃饭。



“哎,我现在才发现,这届高一的小学弟还是有几个好看的……”


“是啊是啊,今天400米的冠军、抛铅球那个高高瘦瘦的,还有……”


李易峰听着后面那桌两个女生激动的谈话,想起今天那件事,慢慢红了耳朵。

红褐色的运动服,结实的手臂,蜜色的肌肤,帅气而淡然的脸庞……

“我倒是觉得200米一道那个不错,你觉得呢?易峰?”同桌的女孩举起手在李易峰面前晃了晃,李易峰这才反应过来。

“啊?对不起啊萌萌,你刚才说什么?”


被称作萌萌的女孩翻了个白眼,重复道,“我说今天跑200米一道那个……就是那个!在你后面!”


李易峰闻言转过头,正好看到他拿着饭盘坐下,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李易峰触电般地收回视线,脸红耳赤。


“怎么了……”女孩正疑惑着,李易峰嘘了一下表示安静。

“我已经知道了,别这么大声,会打扰人家的。”说完之后李易峰又忍不住往后面瞟,对方像是感应到似的,第二次对上了李易峰的视线。


完了,还是那样淡然的眼神,但对于李易峰而言,却像是漩涡一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两个人对视几秒,然后那人就低下头吃饭了。期间李易峰一直往后面看,但直到他离开,都再也没有看李易峰一眼。


李易峰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他也出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别人只用一个眼神,就使他心跳不已。

心动原来不过是那几秒的眼神触碰。

【霆峰】日在校园


AU

https://m.weibo.cn/5905462757/4146603609155544


做不了超链,复制在评论


开学前的最后一肉

【霆峰】我可能不会爱你 七夕特别篇




*

李易峰刚刚做完一台手术,想着今晚不用值班,就赶紧换衣服回家睡觉,结果一出来就被几个小护士给堵住了。


“李主任,今天是七夕,我们订好了包厢,一起去唱歌吧?”


“对啊,这次你可不能再拒绝我们了,正好今晚你也不用值班,就和我们一起去吧……”

“是啊是啊,你老是拒绝我们,今儿是七夕,除非你承认你有女朋友了,不然我们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对啊,主任,你就去吧~”

……


几个年轻的小姑娘一起炮轰,李易峰可招架不住,只好答应下来。见李易峰终于答应,几个小护士心满意足地散了。


李易峰笑着摇头,女朋友是没有,男朋友倒是有一个,不过也不能跟你们说啊!然后他才想起来,今天是七夕,也算是中国的情人节,不过他最近为了做好那台手术都忙得几天没有回家了,哪里会记得什么七夕?


不过,他也没有听陈伟霆说,可能是他最近也很忙吧。说实话他们两个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通过电话了。


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八点多了,回家准备一下又要去唱歌了,还是不要打扰陈伟霆了。这样想着,李易峰即将摁在拨通键上的手指又生生撤了回来。


七夕节的聚会,李易峰早该想到会被虐,可他没有想到整个包间就只有他是孤身一人!

看着一对一对的情侣轮番合唱,李易峰也生出了许多感悟,但再多的体会,他却只能化作手里的酒,一杯一杯吞入腹中。


“喂……威廉……”

“嗯……峰峰? 那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我……呃……我想你了……嘟嘟嘟——”






喝醉的感觉是很不好受的,李易峰起来吐了两三次才觉得好了点,吐完他也觉得有点饿了,打开冰箱,只有两个西红柿,连包面条都没有。

胃空得难受,李易峰带上钱包和手机,他惊讶地发现,三个小时前陈伟霆居然给他打过两次电话,不过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如果他现在再打过去,那真的是扰人清梦了。





李易峰到小区的便利店里买了几包方便面和几个鸡蛋,想着将就一下,刚出来不远就撞到了一对小情侣。


男生蒙着女孩的眼睛一直在说对不起,而女孩也一直在道歉,李易峰笑着说没关系,女孩子小声地对男生说,“都叫你要小心点,还说有惊喜,还要蒙着我的眼睛,都撞到人了……”

听到女孩说有惊喜,李易峰下意识地盯着他们。


“对不起对不起……惊喜马上到……”男孩扶着女孩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李易峰眼尖地注意到,他们的脚下树立着一个个小小烟火围成的心形圆圈。


男孩把女孩拉进圈子里,男孩迅速跳出来,一个一个点燃这些烟火,就像童话里仙女的魔法棒施下魔法一样,在火树银花的包围之中,女孩慢慢地睁开眼,在这些炫彩烟火之外,闪耀着一个人,是一个,属于她的男孩。


而在他们的不远处,李易峰目睹了这幸福的一刻。


不知道为什么,李易峰一直移不开自己的眼睛,而且似乎眼眶里已经有泪水溢了出来。



一直安静地躺在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李易峰拿起一看,是陈伟霆,有那么一秒,李易峰的脑子里闪过一个可能。


北京和上海的距离,可能只需要三个小时的车程。


“……喂,威廉……”


“峰峰,那么晚了怎么还没有睡?”


陈伟霆温柔的语气让此时的李易峰感到无比的安心,“你也不是没有睡? 那么晚了你打过来干嘛?”



“你现在在干嘛?”陈伟霆没有回答他,而是问了他一个问题。



“我啊,我在看一对情侣放烟花,很漂亮……”




“是啊,真的很漂亮……”



李易峰的心跳越来越快,他小心翼翼地问,“你现在在干嘛?”


电话那天似乎笑了一下,“我在看一个人,他正在看一对情侣放烟花”


“你……你真的……”真的来了?李易峰心口一紧,他不敢回头。



“峰峰……”

“……嗯?”

“你转过来看看我”


本来已经下去的泪水又再一次涌上来,即使他知道陈伟霆就在身后,可当他真的转过去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惊喜和感动。


陈伟霆微笑着对电话说,“七夕快乐,我的宝贝”




很多很多年以后,陈伟霆回想起这段往事,内心里仍然是无尽的感慨,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 : “纵使你身后有万千烟火,我的眼里也只看得见你。”


而李易峰在他的日记里则写道 :“就在我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你眼里的火花,而在你眼里,我看到了我眼里的泪花。”


一辈子能有多长?

我只需要一回头就能看见你的距离。

【霆峰】我可能不会爱你 第一章

*

夏日的天气炎热异常,太阳已经没有了正午时的猛烈,可在历经阳光暴晒的篮球场的水泥地板还是十分燥热不堪。

李易峰接过班长扔过来的水,仰头灌了几口,水柱随着优美的颈线一直滑到胸部的沟壑,隐没在火红色的队服里,染出一大片晕色。

李易峰撸了一把湿透的留海,转身把水瓶丢给班长,回以一个淡淡的笑容,惹得一群女生一片尖叫。

李易峰正面拦截,盯着对面人手里的球,在他跳起投篮的一瞬间李易峰抓紧机会纵身一跃,截住球之后又立马大力地抛向已经在对方篮板下面等待的队友。

三步上篮,一个漂亮的两分球。

班里的女生一阵欢呼,喊的全部都是李易峰的名字,搞得好像只有一个人在比赛一样。李易峰笑着看向幽怨的队友,又看着现在场上的比分

56  :27

他微微呼出一口气,脸上已经挂出了势在必得的表情。

女生席上又是一阵尖叫。

“哎哎哎,你们听说了吗?好像文一那边今天转来了一个大帅哥,好像也是很会玩篮球的样子呢?”一个女生故作神秘地说道。

“大帅哥啊?!还会玩篮球? 那我们班的冠军会不会有危险?峰哥的篮球校草的地位怎么办?”

“不用怕,管他什么大帅哥,只要有我们峰哥在,我们就不会输……而且这比分都拉得那么大了……”

“他来不来比赛现在都还没影呢,而且峰哥那么强,你们还怕输?”

“是不是那个啊?快看文一班那边,真的来了耶!好帅啊!”

两个班的女生群里都不约而同地骚动起来,对面的一名球员被换下去了,换上来一位看起来就很能装逼的人。李易峰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不知为何心里开始变得严肃。

对面一换人,总体上就开始变强了,本来就有实力打进总决赛,那人一上场优势立马显现出来,即使是李易峰和他们硬碰硬,也讨不到半点好处。

在全身心投入的情况下,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很快到了中场休息,李易峰一边分析着布局一边观察对面的情况。

自从那人一来,就起到了带动全场的作用,对面这时也是全数听他指挥。李易峰眯着眼观察他,看见他突然看向自己,然后跟旁边的大个子嘀咕了几句,然后拍拍大个子的肩膀,再看向李易峰,面带微笑的。

李易峰心里不由地开始慌了,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果然,在李易峰拿到球正想上篮的时候,那个大个子冲了过来站在他前面,李易峰刹车不稳整个人都撞了上去,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两个都被罚红牌下场了。

李易峰这才明白过来,恶狠狠地盯着那人,但那人望着自己的眼里仍旧只有担忧,李易峰小声骂了一句假惺惺,憋着一口气在一边喝水。

没有了李易峰的球队少了优势,打起来非常吃力,即使有人替补,而且面对那人猛烈的攻势和惊人的指挥能力,也只能算是亡羊补牢。

李易峰看着两队的比分正在逐渐缩小,之前靠李易峰打配合攒下来的优势已经没有了,而且对面正有赶超的趋势,但是李易峰只能在一旁看着干着急。

他看了一眼手机,离比赛结束还有5分钟,已经是七十八比七十六了,随着一个完美的假动作,那人轻松越过防线投球得分。

哔——

平局了。

李易峰看的眼睛都红了,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上去揍扁那人,可他只能忍着脾气期待能够发生奇迹。

闷热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开始烦躁起来,远处的有一大片乌云正往这边飘过来,大有即将大雨滂沱的样子。

李易峰看着球从他的队友手里传到对方手里,然后又被重新抢回来,连心跳也跟着球的节奏起起伏伏。在场的每个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着着最后一分钟谁能够坚持到最后。

李易峰看到了他的队友拿到了球准备跳跃投篮,脸上还没有露出欣喜,接着他就看到了球活生生被人截走,扔到了那个男人的手里。

男人会心一笑,转身弯腰然后纵身一跃,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喊一声——“不要!”

接着再是一声惊雷,陈伟霆手一抖,篮球从他的手中脱出,直直撞向篮板反弹到地板上。

哔——

哨声响起,比赛结束,裁判看了两班的比分,正要宣布进行一场加时赛,暴雨应声而下,给燥热的土地降温不少。

加时赛不得不延期举行,观众们都纷纷四散着躲雨,只有几个队员和学生会还留在篮球场清理。

“哎哎哎那个谁……”

陈伟霆感觉有人在叫他,转过头去看见是李易峰,刚想和他说几句话,就看到李易峰伸出一只手比了一个“你很棒”的手势,陈伟霆傻笑着想要回应,但是李易峰的手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垃圾”


李易峰不屑地说,向着陈伟霆挑了挑眉,眼里都是笑意。


今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李易峰心想。





【霆峰衍生】不夜歌


我……有毒



*

夏天时候的下午最是太阳最炙人,宁致远一手端着凉茶,一手执着蒲扇,惬意地盯着桌子上火红的喜帖。


是去还是不去呢?

正犯着嘀咕,一股困意袭来,宁致远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都不知道,反正醒来时已经接近黄昏。


用手擦了擦嘴角,宁致远决定还是去一趟,张口喊道:“阿三阿四,帮我把帖子送去城北竹林的……”

喊到一半,宁致远突然止住,毕竟人家帮了他那么多忙,如今自己大婚,为了表示大家族的脸面,也该亲自去送一趟。

“少爷,这是要送给谁啊?”阿三看他若有所思,便插嘴道。


宁致远摆摆手,“不用你们了,这人我得亲自去一趟,你们别跟着了,我去一会就回来……”


魔王岭桃花镇的城北有一大片竹林,平时很少有人会来,宁致远也是上次腿摔伤了被那人背回来,这深山老林草药丰富,每次宁致远受伤怕被宁昊天骂,总要在这竹屋里养养伤避避风头再回去。

久而久之,也就记住了这条不好走的路。


约莫半个时辰,宁致远终于瞧见了这间简陋的竹屋,礼貌性地敲了几下门,见里面没有反应,宁致远轻车熟路地推开。


果然人还没有回来。


又等了半个时辰,还不见来人,宁致远有些急了,想撂下喜帖走罢,又怕礼数不周。只得坐下来,四下巡视这间屋子。


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一床一桌一柜,椅子倒是有两个,也是因为宁致远经常到访的原因,这间房屋的主人就现做了一个。

柜子里有几件粗布衣服,但是穿在他身上总有一种仙气凛然的感觉。他总是背着两把剑,一把蓝的一把红的。

宁致远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执意要让自己握住那把红的,但是最后好像是没有成功还是什么的,宁致远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看见他露出失望的表情。


好像自己和他曾经有过什么爱恨情仇似的。



但即使是如此,之后不管宁致远遇到什么困难和危险,他总是能第一个到达帮他解围。宁致远到现在还是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能遇到那么好的兄……朋友。


那人好像挺抗拒和他结拜兄弟的……

“陵越……”

宁致远呆呆地呢喃出声,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喜帖,指尖染上一层浅浅的红。


竹门咿呀一声,陵越提着篮子进来,看到宁致远还微微惊讶一下,不过眼尖的他马上就注意到了桌子上的喜帖。


陵越问道,“要成亲了?”


宁致远看到陵越突然进来,脑子还懵着,他习惯性地点了点头,又马上摇头,等回过神来,又赶紧点头。


“怎么那么快?”

陵越皱着眉,尽量控制手里的力道,轻柔地把篮子放下,这是刚才他去帮忙除邪祟人家送的鸡蛋。


“还不是老头子,说什么要稳固宁家的地位,一定要我娶那个臭丫头……”宁致远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眼里的笑意是藏不住的。

“乐姑娘也是一个好女孩,你不要……”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陵越及时闭口,低头去弄篮子里的鸡蛋。

宁致远见他不说,也不好意思追问,如果陵越不想说,他无论如何也是问不出来的。见他篮子里的鸡蛋,宁致远也是方然回神,连忙从衣服口袋里面掏出一个纸包袋状物,装作不经意的递到陵越面前。


“就知道你肯定没有吃晚饭,这是我路过荣喜堂时给你买的桂花糕,喏”

包装被撕开,里面的桂花糕色泽诱人,一个个晶莹剔透。即使陵越练过辟谷,现在也是饿得不行了。

两人坐在桌子旁吃桂花糕,陵越的屋子里没有茶,宁致远悻悻吃了几口就不吃了,“哎,这个月十五,你来不来?”

陵越刚吞下去,声音还带着点嘶哑,“嗯,去的……”

在宁致远听来,格外的好听,又格外的糟心。


他怎么那么快就答应了?不应该啊……


在宁致远心里,总觉得陵越待他是极好的,一个人不可能对一个无亲无故的人好,一定是有目的的,是喜欢他吗?可是看陵越的神情和他平时的表现,又不像。如果真的是喜欢他,早该表白了。


思来想去,宁致远心里就是不高兴。


既想他来,又不想他来。


可是喜帖都送到了,宁致远也只得丢下一句,“那说好了,那天我们不见不散”便匆匆离开了竹屋,只剩陵越目光深邃地追着他的背影。


好像在思考什么。